八旬邮戳设计师的“方寸”天地:印上65年“邮”事

 邮戳设计     |      2020-03-16 07:21:33

“从前慢,书信很慢,车马很远,一生只爱一个人。”

一封短短书信,承载着人们浪漫又醇厚的情怀。

一枚小小邮戳,印刻着人们长长又久久的情义。

7月22日,蒙蒙细雨飘在济南。记者来到一位八旬老人的家中,拜访这位在“邮圈”内享有盛名的邮戳设计师——任怀平。

在他的家中,抽屉里、房间内、阳台上、餐桌旁,处处可见大大小小折折叠叠的信封、刻章、邮票。一枚枚封片戳静静散落在长方形尺寸不一的信封上,讲述着很久远很久远的故事,构成了他独有的“方寸”天地。

缘起一场苏联邮票展

他从“集邮者”华丽变身“设计家”

时光回到1956年的春天,正在青岛19中学读书的任怀平与邮票结下了最初的缘分。

那时,青岛距前海栈桥不远的“中苏友好馆”正在举办苏联邮票展览,本来是去“赶海”的任怀平,竟对着橱窗站了一下午。此后,在中苏友好馆的宣传橱窗前,经常会出现任怀平的身影,那年他才17岁。

“迷”上集邮后,维系这一爱好确实需要功夫。任怀平对记者回忆,收集成套的邮票并不容易,必须要“交换”“等待”,有时为了等着换别人信件上的邮票,得花一天时间“盼”,盼到别人读完信,再将信封和邮票一起给自己。


t0146ee2cbbe1ee9bcf.webp.jpg

在任怀平家中,他正在给记者展示设计邮戳的过程

1958年,从19中被保送到山东邮电学校进修无线电专业的任怀平,毕业后顺利进入省科委电子研究所工作,之后投笔从戎,退役后进入山东省邮电系统。在邮政工作中,当看到集邮者对好的集邮作品的渴望,邮政工作中纪念封、纪念戳记录重要事件、传播文化的需要,任怀平便有了操刀设计邮品的想法。凭借着美术素描功底和悟性,他一笔笔画出了第一个纪念封—“济南邮电职工运动会”。纪念封推出后获得众多专业人士认可,也更坚定了他对邮品设计这份割舍不断的情怀。


t010a609ba1e28ad850.webp.jpg

任怀平用放大镜欣赏自己珍藏多年的系列邮票

几十年来,经他手设计的邮品数以万计,涵盖国内外的重大事件、文化活动、人文历史、邮政新邮发行等等。如果需要找寻当年所发生的事件,翻一翻他的作品恐怕就能发现。

在任怀平设计的众多邮品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就是1999年(兔年)至今山东各市的21组共300余枚春节系列拜年邮戳,连续21年成为山东向世界送去新年祝福的重要标志。

故土是最有力的灵感源泉

他以传统文化为底卷演绎“高密情怀”

事实上,翻开任怀平设计的贴片、封片戳,无不流露出一股浓浓的故土情,这一切还要从他的家乡——高密说起。

人们都说,高密有三绝,扑灰年画、剪纸和聂家庄泥塑,而任怀平的母亲便是当地一位知名的剪纸艺术家。据他回忆,母亲不认字,但手很巧。小时候一到过年,便会剪鞋画、做袜垫、剪窗花……有时候剪一幅“猴子抽烟”,有时候剪一幅“八仙过海”,从飞禽走兽到远古的神话传说,这些丰富又生动的剪纸作品像一幅幅画片一样印刻在任怀平的脑海中,成为他日后创作中最深远且有力量的灵感源泉。


t01902ef24270ab56e8.webp.jpg

任怀平向记者展示自己收藏的刻章

除了剪纸,扑灰年画和聂家庄泥塑也为他的设计之路打下了牢固基础。任怀平告诉记者,制作扑灰年画,是要根据画的内容,用柳枝炭条作笔,先在画纸上起出轮廓,然后用这张带画的画纸在其它画纸上面扑抹。“正是因为接触过这种艺术,才让我的设计有了底气。”任怀平说。


t0138ce433caa806c67.webp.jpg

任怀平展示自己设计的封片戳

有了丰富的知识储备与文化内涵,任怀平的作品显得格外“厚重”。2019年8月中国邮政发行的《中国古代神话(二)》特种邮票封戳便是由任怀平设计的。在一枚尺寸不太的封戳上,他运用了阴阳周易的元素,辅以“燧人取火”“伏羲画卦”“神农尝百草”等神话素材,排列组合成为一幅生动形象的封戳。

带着无限的热爱和执着,任怀平至今仍坚持邮戳的设计。不仅如此,每遇重大活动或者有人相约,只要有时间均予以支持。不但省内各地的邮政局、邮协等请他设计邮品,就连省外也纷纷联系邀约。从接到邀约到搜集材料,从草图到设计校稿,任怀平对每枚邮品都倾注感情


从1:1描画到裁剪素材拼接

电脑排版、软件设计他一件也没落下


t0148bc9f511a61c840.webp.jpg

任怀平正在设计封片戳

在最初设计封片戳的时间里,任怀平每次都重复着,选素材、看资料、查字典,在稿纸上按照1:1的比例画好图案,到最终完美制作出印戳。没对准好就描了字,或者半途发现图案素材有残缺,不得不重做,都成了家常便饭。

“对于耐心真的是个极大的考验。“任怀平说道,着急要用的时候,通宵都是正常不过的事。

随后的几年,随着电子科技的盛行,封片戳的制作工艺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比起过去,“现在不用再按照1:1的尺寸一点一点描画,看到好的素材就存在电脑或者手机里。”


t01a19cf0d3a3636336.webp.jpg


任怀平展示自己珍藏的刻章

如今八旬的老人,在设计封片戳的时候,还会用到电脑与各种设计软件。“有的时候会用一点,大多时候是将稿纸传给专门的电脑师。”与过去不同的是,现代邮戳的设计“难”在构思上,而不再是局限在技术与工艺上。

当然,这些做好的邮戳,并非安静地呆在抽屉里,而是被寄了出去。“每种封片戳,我寄给自己一枚,再寄给朋友一些。”任怀平笑着解释,“通过邮局寄,就有了确定的寄件日和收件日,不可复制,更有‘邮味’了。”

在用邮方面,任怀平也尽可能选择与主题接近或关联的邮票,如爱心、祝福、鲜花、一帆风顺、天安门、国旗等,使其与邮封主题协调一致。

如今,任怀平集邮已经60多年了,在他的书房里,存放着不少信封、集邮册等物品。任怀平指着桌上叠放整齐的信封说:“有了手机和网络之后,现在很少有人还会拿起笔写信了,我这里收藏的信封是因为这上面有全国各地的生肖邮戳,通过寄信互相交流,挺有纪念意义的。”


上一篇:没有了!